永福说“勇” - 印象漳平
您现在的位置:漳平新闻网 >> 人文漳平 >> 印象漳平

永福说“勇” 

2020-02-24 09:58:50 作者: 邱德昌 来源: 闽西日报 分享到:

图为永福集镇。 卢如昌 摄

都说漳平永福人敢闯天下,除了把永福镇弄成“高山花园”享誉全国,又引爆了闻名全国的“春节樱花游”,成为中国最美樱花圣地。永福人是不愿固守一亩三分地的人,有勇于创新的胆气,比如种高端花卉,电商销售等等。还有,永福人还具有勇闯市场的底气。他们走向全国各地,哪儿的人喜欢花卉,他就到哪儿种花去,北上南下,东拓西移。

我来到永福龙车村,一探心中深藏多年的秘密。红尖山下,龙车村在峡谷间呈一条龙状,见龙在田,跃跃欲飞。我参观了龙车革命纪念馆、漳平市第一个党支部成立旧址游氏宗祠、漳平市第一个苏维埃政府旧址凤岐堂、朱德故居沂远宅等革命旧址,初步触摸到了永福镇龙车村历史的血脉。在漳平市31个省级革命基点村,有30个在永福镇境内。其中的龙车村,是漳平市的第一个党支部、第一次革命暴动、第一个苏维埃政府、第一支农民武装队伍、第一支妇女游击队岩南漳妇女游击队的诞生地。在龙车村,当年参加革命有300多人,100多人牺牲,其中,留下名字的烈士73人。当年朱德军长居住的沂远宅的陈姓家,在朱军长的影响下,全家参加革命,4人成了烈士。

让我深深震撼的是当年成立的永福妇女游击队英雄群雕。这是一群英勇而悲壮的闽西红色娘子军。1929年秋,朱德军长率领红四军二、三纵队出击闽中返回闽西,夺取漳平、永福后,在龙车成立苏维埃政权,南福区(亦称岭下区)适榕、元沙、岭下、山坪、四旺等村的张瑞娘、林金銮、谢陈曲等20多名妇女,与男子一起踊跃参加赤卫队。这支队伍活跃在漳平岩南漳土地上,奋勇杀敌,攻炮楼、打土豪、杀民团,积极为部队缝军衣、军被、军鞋、子弹带、米袋,或站岗、放哨、送情报,或送饭、照顾伤员,成为南福区游击队与岩南漳游击队的坚强臂膀。19324月,红军东路军进军漳州,闽西特委决定改编妇女赤卫队,正式组建南福区妇女游击队,直接受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领导。19324月中旬,在元沙村的万善庵正式宣告成立南福区妇女游击队,任命张瑞娘为妇女游击队队长,林金銮为副队长,队员30余人。红军主力长征后,南福区妇女游击队进入了最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时期。1937年,国民党广东军938团全面“搜剿”岩南漳游击根据地,实行惨无人道的摧毁、破坏、杀戮。5月中旬,由于叛徒告密,岩南漳军政委员会和南福区部分领导人与妇女游击队被敌军重重包围,游击队长张瑞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少数岩南漳妇女游击队员冲出绝境。7月,国民党广东军938团陈凤诒命令岭下部属重点围剿岭下区,大肆捕杀革命群众和游击队员,妇女游击队指导员林金銮被捕,惨遭敌人的严刑拷打,受尽百般蹂躏后壮烈牺牲。同年间,岩南漳女游击队员郑秀卿,队伍被敌人打散后,历尽种种艰难,终于又找到了自己的队伍,组织上派她与男游击队员迈三、游宗咸等一起,坚持埋伏在龙车村“菜篱卿坑”打游击,后来被国民党广东军第10师围捕,与游宗咸同时在龙车村水尾被敌人枪杀,她与岩南漳妇女游击队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烈士们的故事像身边流淌的清流,荡涤尘埃,让行走当下的我们心灵得以洗礼,就这么听着故事,听着烈士们当年的誓言;就这么静静地感悟逝去岁月的厚度,感受这一方山水的温度。我仍在想,龙车人、永福人的血液为什么如此炽热?这片土地上,传承着怎样的红色文化基因?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永福这块土地,历来是兵家争斗,群雄并起之地。翻阅志书得知,永福因地处漳、岩交界,地理特殊,明代之前设隘,以防寇,称“云洞口隘”、“香树岭隘”,主要防来自漳州、饶平之寇。《漳平县志》载“明崇祯九年十月,贼首和尚仔掠永福邓家坊,知县高光映督乡兵讨平之”。动荡不安的社会,当地人自然亦多习武强身,以求自保,长久以来,便形成独特的剽悍民风。

永福剽悍之民风,自然孕育炽盛武风。据《漳平县志》载,明洪武年间,永福人邓仕安(字北山)应募入伍,因战功卓绝而授泉州崇武镇千户,死后朝廷赠授“武毅将军”。这是一个从五品的官阶,官职不大,但崇武海防位置重要啊,他死后安葬在崇武大石头,现在的泉州人仍称这个地方为“将军墓”。稍后的明成化年间,永福又出了一个人物叫陈冕,字尚周,号缄斋,文举人出身,却是能文能武,他在山东濮州(今河南省濮阳市范县)任上时,“又于州北筑观德堂,教民习武,以为一方保障,已而,海寇不敢犯濮境”。因为有战功,准备举荐为兵备,但命令未下,他却去世。去世时,濮州百姓十分痛心,如失亲人。到了清代的乾隆十年(1745),又有一位永福人陈汝翼,字捷高,高中武进士,授予花翎侍卫,官至云南大理府游击、后并代理参将,在孟艮(今缅甸)攻打明残余势力李定国时殉职,年仅45岁。《漳平县志》还记载清代永福人李镇国保卫海防,英勇不屈就义,被列入昭忠祠祭祀的事迹。明代中国的商品经济发达,海上丝绸之路给福建带来繁华和国殷民富,引来众多倭寇和海盗。这些倭寇和海盗,烧杀掠夺,给沿海带来巨大灾难,朝廷急令沿海省开展抗倭斗争。嘉靖二十八年(1549)俞大猷从浙江调任福建总兵官,大量招募福建民众以补充军力。史载他共征集漳州与汀州的士兵达六千人,据俞大猷《正气堂集》载,他还写信给朋友,称从漳平永福等地征用的兵最勇猛。

清道光十年《漳平县志》记载漳平各地民风时,称“永福气烈近剽疾”。事实上,早在宋代,朱熹任漳州知府时,就写过《谕龙岩属民教文》,认为龙岩人(此时永福归龙岩州管辖)“不遵王法,不畏朝廷”,“及至州县察其欺诈,追捕紧急,则便闭门聚众,持杖斗敌。”志书还言,“平,旧隶岩,乡之豪猾,欺上罔下,多把持官府,匿名捏诳。”从以上志书所述,可以发现两个事实,一是龙岩州人包括永福人,此时文风羸弱,文明进程较慢,求官进仕意识不强;二是民风强悍,不听官府管理。但从另一方面看,刚毅之民风,不服朝廷,这骨子里的就是反对压迫反对剥削的反抗精神。行文至此,我突然顿悟,为什么龙车的贫困农民游宗汉、游宗光、陈世监、游祖辉、游首旺等人在龙岩后田村割禾打短工时,当他们遇到邓子恢,立即心领神会参加了革命;我才会明白,为什么永福的妇女会敢为天下先,组建妇女游击队与男子一样驰骋沙场,成为当代花木兰;也才会明白,为什么龙车能在漳平红色革命史上有“九个第一”。同时也明白,这红色基因会一直延续,成为新时代永福人勇者无敌,先人一着,出奇制胜的秘密武器。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者无惧,故得永福!

责任编辑:
时事热点
社会民生
友情链接:
湖北快3代理 小米彩票技巧 500万彩票 五分时时彩 河北11选5开奖 500彩票网 小米彩票开奖 亿信彩票平台 亿信彩票导航网 亿信彩票是真的吗